垦利市鲍瀚义玻璃制品有限公司
http://www.nawmusic.com
    
会员登录
用户名:
密   码:
验证码:
点击刷新验证码
新闻动态
  • 有牛羊成群和孩子无数
  • 暮春的呼吸已清透了的时候
  • 直到心底的痛感开始在周身弥漫
  • 路边的树叉上静卧着几枚兰色鸟蛋
  • (4、6日夜梦见自己独身立于黑暗
  • 那一颗才是我许过心愿的
  • 春天的温暖漾开去的时候
  • 直到后来我和他的矛盾升级到了动
  • 选了一个星期天,我和哥哥送母亲
  • 你是山野上那朵娇艳的山花
那也不妨碍我们对彼此意思的理解
您的位置是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那也不妨碍我们对彼此意思的理解

《那也不妨碍我们对彼此意思的理解》

时间:2017-05-17 11:34
         算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
         “明天下午三点半”,我在心里重复着。现在是夏天。六年前的夏天,她21岁,我28岁。我刚给新入学的大学生军训完,被一群女大学生连拖带拽的拉进一家餐馆,
 
餐桌上见到了王婷婷。第一印象她不太像“大一”的学生,没有那种稚嫩的表情。皮肤白皙,脖子修长,穿一件宽大的红色棉质T恤,配着白色马裤。自然、干净而热情。她先
 
伸出手:“你好,周教官,我叫王婷婷,大三学生。”就这样,认识了王婷婷。
          后来,才知道王婷婷家道殷实,父母分别都是政商界较有名的人物,王婷婷是家中独女,性情活泼爽朗。那时,我什么也没想,只是觉得她和其他女子不同,有一种
 
牵引人的力量。
          慢慢的,我们成了朋友。
          慢慢的,她开始和我走得很近了,只是有些话,我们都没说,那也不妨碍我们对彼此意思的理解。去过婷婷家两次后,发现婷婷的妈妈张阿姨对我态度有点不一样了
 
。有一天,当我又去婷婷家的时候,张阿姨和我说了大致如下的话语:
          “我家婷婷自小没吃什么苦,从小娇生惯养的,脾气大,没人受得了。”
          我嘿嘿的笑。
          张阿姨接着说:“我家婷婷吃饭挑三拣四,又想过好的生活,可将来没有好的工作怎么能过上好的生活呢?小周,你说是吧?”
          我不说话了。
          张阿姨说:“小周啊,你很快就要转业了吧,是转到地方上吗?可是有点辛苦啊!你和我家婷婷是朋友,帮我劝劝她,要她好好把握自己的命运啊。”
          我智商不很好,可是我还是听明白了。
          这时,婷婷端着水果过来了:“妈,你们说什么呢?”
         “没什么,阿姨夸你懂事呢。”我说。
          后来,我开始疏远她。
          可是她还是那样和我嘻嘻哈哈。又一年的夏天,她大学毕业了。被留校任教。她告诉我是她爸爸的功劳。而此时的我也转业到地方上,在一个小县的政府部门做秘书
 
,每天守着电脑和酒桌。就在那年的一个周末,她打电话叫我去她的宿舍。在那间小屋里,我见到了婷婷。她今天穿了一件裸肩无袖的长裙,显得越发的高挑,批着及腰的长发
 
,美丽得有点灼人眼睛。她招呼我坐下,然后坐在我旁边,给我讲她在这所大学的情况。她说她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方式,想离开这里。我能说什么呢?只好说:“好啊,你想过
 
什么样的生活就去努力吧。”她却说出这样一句话来:“如果能和你在一起,我就安心了,哪里也不想去了。”我不敢看她的眼睛,也不说话。她的心思我明白,我的心思她却
 
未必知道。见我不说话,她也就停了,空气在那一刻有点令人难受,时间僵了一般。夏日午后的阳光还有点明亮,她起身走到窗边拉了拉薄薄的窗帘,被窗帘阻隔了一下的光线
 
变得柔和多了,在这样的光线下,她抬起的手臂,轻迈的步子,长裙,头发……光影下的她有着迷幻的身影有着耀眼的光芒,在那一刻,我看得竟有些呆了,心里有一种想要从
 
背后抱她的冲动。我站起身,向她走过去。她刚好转过身,笑盈盈看着我。到她跟前了,我有昏眩的感觉。她站在我面前了,我能闻到她的身体的馨香了。我想我伸出手,她就
 
能倒入我的怀抱。可是,我不相信我竟然木头一样的站着。我的表情和身体都僵了一般。婷婷却突然伸出手臂,说:“子海,帮帮忙,我这边肩膀有点痒,帮我挠挠痒。”我的
 
血往上涌,心里有根弦绷得要断裂了一样。我轻轻伸出手,小心的触到了她的肩,她的肩上有一颗红痣。晶莹剔透得像一颗小小的红樱桃。我的手指在她的肩头滑动,感到她的
 
身体有轻微的颤动,我真想低头吻一下她的肩,和她肩上的红痣。可是,我没有。我居然没有!
          婷婷身体后倾,轻轻依在我怀里,低哑着声音唤我的名字:“子海~~子海~~~”
          像婴儿梦靥里酣甜的呢喃。
          可是我却梦醒了。脑中闪过张阿姨的话:“我家婷婷要过好的生活...…”是啊,张阿姨没错,婷婷那么好,应该有好的将来,而张阿姨所说的“好的生活”是我不
 
能给婷婷的。
          我抽出手,推开婷婷,说:“我要走了,单位今天还有事要办。”婷婷眼里的光突然黯淡下去了。
          我逃似的离开了那间屋子,之后,和婷婷就很少见面了。
          可是,我们还是在联系。偶尔打打电话,也在网上聊聊天。
          她知道我没视频。可她每次都主动点开视频,她知道我想看她,也想听她的声音。只是,我们再也回不到那个夏天的小屋了。
          那天,我没能牵到她的手,我只触到了她的肩。